北大保險評論

您當前位置是: 首頁» 財經時評» 北大保險評論
孙祁祥 | 中国保险业:在不断开放中砥砺前行

2019-08-06  

  荐读: 8月6日,德胜娱乐教授孙祁祥在《中国保险报》“北大保險評論”专栏第660期上发表了题为《中国保险业:在不断开放中砥砺前行》的专题文章,以下为文章全文。       7月20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推出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以下简称“新措施”),其中的4条涉及保险领域。这是保险业发展历史上的又一个重要时点,它也必将为保险业未来的发展提供新的机遇与挑战。

  回望曆史,伴隨著整個中國40余年的改革開放,保險行業也經曆了從“被動”到“主動”、從“有限”到“全面”、從“蹒跚”到“矯健”的三個轉變,“痛並快樂”地不斷砥砺前行。

  

  一、開放姿態:從“被動”到“主動”

  2015年4月7日,“北大賽瑟雙周討論會”迎來了她的第一百期。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裏,我和原中國保監會首任主席馬永偉先生就1994~2002年中國保險業的幾次開創性改革進行了一場對話,《中國金融》以“中國保險業的匆匆那年”爲題做了專題報道。在談到對外開放問題時,馬永偉先生回憶道:“保險業加入入世談判已是談判後期,外方之所以希望保險業也加入談判,是因爲他們認爲中國保險業雖基礎薄弱,但市場很大。對于中方來說,世界貿易組織所要求的開放是一種全方位的開放,如果允許外資進來多一些,並對外資保險企業設立一定的限制,影響可能不會很大,但保險界普遍認爲‘狼來了‘’。

  對于馬主席說的這一點,我深有同感。1995年第一次參加保險業年會時,聽到許多業內人士對保險業開放的擔憂。其中一位保險公司高管的評論讓我至今都記憶猶新:“我敢斷定,在目前中國這樣的情況下,一旦開放,不出五年,中國的保險市場、金融市場將被外資所控制,中國的金融安全將受到極大威脅”。應當說,這種擔憂也並非“庸人自擾”。當時保險業恢複發展僅十余年的時間,市場上僅有幾家公司,一旦開放,它們即將面對的將是經營曆史長達幾十年、甚至上百年以上的世界保險業巨頭。“航空母艦”與“小舢板”將在“同一海域”競爭,結果似乎不言而喻。

  然而,曆史所見證的是,中國保險業這艘“小舢板”不但沒有被“擊沈”,而且,在經曆了大風大浪之後,在許多方面它已經可以與國際保險巨頭同台競爭了。在2018世界500強排名中,中國保險公司進入500強的數量僅次于美國;而中國平安和中國人壽兩家保險公司已經進入世界保險業的前十強。

  落後就得挨打,但落後也有後發優勢,只要戰略戰術得當,落後有時反而能夠成就領先。不同的態度和應對,結果迥異,這是我們從曆史中經常讀到的辯證法。爲了中國對外開放的大局,“弱小”的保險業打開了大門,卻不曾想,這一打開,不僅讓保險業成爲了金融業對外開放的排頭兵,也給自己插上了騰飛的翅膀。但不得不說,早期保險業的開放是帶有一定“被動”性質的。

  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以後,繼續堅持對外開放政策,並且循序漸進,主動加快了開放的步伐。2002年黨的十六大報告指出:要“適應經濟全球化和加入世貿組織的新形勢,在更大範圍、更廣領域和更高層次上參與國際經濟技術合作和競爭”。2007年十七大報告提出:要“堅持對外開放的基本國策,把‘引進來’和‘走出去’更好結合起來,擴大開放領域,優化開放結構,形成經濟全球化條件下參與國際經濟合作和競爭新優勢”。2012年十八大報告提出:“適應經濟全球化新形勢,必須實行更加積極主動的開放戰略,推動開放朝著優化結構、拓展深度、提高效益方向轉變“。2017年十九大報告提出:“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2017年11月10日,國務院新聞辦會議上披露,我國決定進一步擴大金融業的對外開放,範圍涉及證券、基金管理、期貨、銀行、金融資産管理、保險等各類金融機構。其中,在保險領域的具體政策是:“三年後將單個或多個外國投資者投資設立經營人身保險業務的保險公司的投資比例放寬至51%,五年後投資比例不受限制,大大突破了入世協議中的承諾。2018年4月10日,習近平主席在博鳌亞洲論壇年會開幕式上再次明確提出,2017年年底宣布的放寬銀行、證券、保險行業外資股比限制的重大措施要確保落地,同時要加大開放力度,加快保險行業開放進程,放寬外資金融機構設立限制,擴大外資金融機構在華業務範圍,拓寬中外金融市場合作領域。

  在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民粹主義”、“保護主義”盛行的當下,中國積極主動地提出各項開放措施,不僅僅只是一種開放姿態的轉變,更是彰顯出一種推動、引領經濟全球化的信心和決心。

  

  二、開放範圍:從“有限”到“全面”

  中國于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在保險領域主要就跨境服務的種類、外商在中國設立外資保險企業的形式和外資股比、外國保險公司在中國開展業務的地域範圍、外國保險公司的業務範圍、設立外資保險機構的許可條件及國民待遇等六個方面作出了相關承諾;與此同時,在上述六個方面也提出了明確的審慎性限制要求。

  加入世貿組織之後,中國認真履行了其承諾。2006年,也就是在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第五個年頭,中國保監會披露的《我國加入WTO法律文件有關保險業的內容》顯示,到當年12月11日爲止,中國如期履行了入世承諾。在當時,除了外資産險公司不得經營法定業務、外資設立壽險公司必須合資且股比不超過50%等限制外,我國對外國保險機構的准入沒有地域限制,營業許可的發放不設經濟需求測試或許可數量限制,即理論上外資可以在任何一個城市投資開設保險機構,對外開放進入新階段。這之後,保險業對外開放程度持續深化,2012年第618號國務院令《國務院關于修改(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的決定開始執行,標志著我國正式向外資保險公司開放“交強險”這一原先只有中資公司可以從事的法定保險業務。上月發布的“新措施”更是允許境外資産管理機構與中資銀行或保險公司的子公司合資設立由外方控股的理財公司;人身險外資股比限制從51%提高至100%的過渡期,由原定2021年提前到2020年;取消境內保險公司合計持有保險資産管理公司的股份不得低于75%的規定,允許境外投資者持有股份超過25%;放寬外資保險公司准入條件,取消外資保險公司30年的經營年限要求。

  發展的曆史表明,隨著中國改革開放的深入,保險業也從“有限”的開放逐步進入到了“全面開放”的時代,並從不斷擴大的開放中獲得了長足的進展。

  

  三、開放步伐:從“蹒跚”到“矯健”

  1979年,國內保險業在經曆了20年的停辦再次恢複時,市場上只有中國人民保險公司一家公司。市場萎縮、機制缺失、人才匮乏、百廢待新。十年余之後的1992年,當美國友邦保險公司作爲第一家外資保險公司在上海設立分公司時,全國只有5家保險機構,總保費收入368億元,保險業總資産511億元;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時,全國共有保險機構41家,其中外資公司10家;總保費總規模達到2126億元;保險業總資産爲4591.34億元。“入世“之後,保險業出現了“爆發式”增長。截止到2018,全國共有保險機構226家,其中包括來自16個國家和地區的境外保險公司在我國設立的57家外資保險公司,至此,世界500強中的外國保險公司均已進入中國市場。總保費規模爲38016億元,保險業總資産達到183309億元。1992年,中國保險業全球排名第19位;2001年上升至第12位;2018年繼續保持全球第2的位置(2017年上升至全球第2)。2018年,外資壽險公司市場份額8.10%,産險市場份額1.94%。上海作爲中國第一個保險對外開放的試點城市,外資壽險公司的市場份額達到24.62%,産險市場份額達到13.07%。

  在保險業的對外開放進程中,中資保險公司完成了從對“狼來了”的恐懼到“與狼從容共舞”的華麗轉身。這一切無疑得益于從“被動”到“主動”、從“有限”到“全面”的開放:開放倒逼了改革、促進了競爭、激發了創新、提升了效率,保險行業也由此實現了五個重要轉變:即“産業由小到大、公司由少到多、産品由簡到繁、經營由粗到細、監管由虛到實”。目前,整個行業正在努力朝著“産業由大到強、公司由多到優、産品由繁到好、經營由細到精、監管由實到准”的目標進發,這是包括外資公司在內的所有保險經營機構共同努力的結果。

  

  四、展望未來,保險業任重道遠

  40余年的開放,中國保險業成績斐然,但我們決無理由妄自尊大。瑞再研究院2019年最新一期sigma報告《世界保險業:重心繼續東移》提供的資料表明,作爲目前世界第二大保險市場的中國,目前市場規模仍不到美國的40%,也小于歐洲三大市場(英國、德國和法國)的總和。此外,中資保險公司還有許多不足,需要下功夫向外資公司學習,學習他們先進成熟的保險理念、戰略思維、經營策略、技術手段、管理經驗、人才培養體系、激勵機制和風控措施等。

  因此說,在我看來,認真向外資學習,仍然是今天內資保險公司的一項重要任務,與此同時,內資公司需要格外關注和重視的,不只是外資准入條件的放寬,更應當是如何滿足消費者越來越強的多元化、個性化的保險需求;不只是境外投資者股份的上升,更應當是如何完善公司內部治理結構;不只是境外資産管理機構可以與保險公司的子公司合資設立由外方控股的理財公司,更應當是如何應對由保險科技的發展所帶來的變化;不只是人身險外資股比限制從51%提高至100%的過渡期,由原定2021年提前到2020年,更應當是如何應對新的國際局勢,特別是中美關系的變化帶給行業發展的不確定性;不只是市場份額的變化,更應當是如何破解發展過程中人才不足的難題;不只是保持增長速度,更應當是如何解決長期存在的“行業定位不清、保障功能弱化、發展方式粗放,保險亂象頻發”,提升發展質量的問題。當然,40余年開放的曆史告訴我們,進一步開放的宏觀環境和現實條件還將不斷發生變化;開放所産生的問題,也只能在開放的進程中得到解決。

  根據Sigma報告提供的數據,中國占全球保險市場的份額從1980年的0%上升至2018年的11%。報告預測到2029年,這一份額將達到20%,到2030年代中期,將超越並取代美國的地位。這絕對是讓國人,特別是保險業人士驕傲和興奮的一個預測。然而,需要強調指出的是,總保費規模在世界排名的不斷上升,必須要伴隨保險普及率的大幅提升,必須要伴隨保險業風險保障作用的充分發揮,否則其排名意義將大打折扣。

  開放是手段,不是目的。開放是爲了建立一個更加完善的保險制度,由此讓經濟的健康可持續發展更加順暢,讓社會的繁榮穩定更有保障,讓百姓的生活更加幸福美滿,因此,我們期待更大的開放!無疑,隨著“新措施”的出台,保險業的大門越開越大,今後國內保險業的競爭也會更加激烈。但只要市場競爭主體都能享有和遵循公平的競爭規則,只要市場監管者能夠公正執法,創造和維護公平的競爭環境,開放所帶來的競爭的結果,必然是最大化消費者的利益和社會福利。

  转载自《中国保险报》“北大保險評論”栏目第660期,2019年8月6日